【特别报道续篇】在学习聂赞同志先进事迹座谈会上的发言

来源:党群工作部    作者:文琳     发表日期:2019-03-14 责任编辑:陈红  点击数:471

       序言:聂赞同志是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永远奋斗的党员典范。近期,他的先进事迹通过中国电力报、中国电力新闻网、股份公司门户网站等载体报道后,在公司广大干部职工中引起了强烈共鸣。为激励公司全体党员干部不忘初心、牢记使命、见贤思齐、锐意进取,公司新闻中心将陆续刊发其家人、对口扶贫地方政府领导、同事等对他的追忆文章,使聂赞同志忠诚担当、甘于奉献的共产党人精神永远留在职工群众心中。特别报道续篇之一---聂赞妻子文琳在参加公司学习聂赞同志先进事迹座谈会上的发言。


       怀着悲痛而感恩的心情来参加先生聂赞先进事迹座谈会。感谢湖北工程公司和设计院的领导,您们对他的追授,是对他一生挚爱事业的肯定;感谢各位和他并肩作战的同事,你们对他的帮助,是他工作、生活上能够有所成绩的基石。作为最亲近的人,我就从生活上分享下他的这一生。

       聂赞的一生中,只有这一份工作,是他的开始,也是他的结束,我想如果他能活的再久点,我们应该在夕阳下追忆年轻时做过的项目,扶贫过的地方,无怨无悔,平凡而满足的过完这一生。

       2006年的冬天,我们和很多同学一样,一边写着毕业设计一边找着工作。清楚记得设计院的面试,是一个大雪纷飞的天,设计院勘测分公司只招一个学测绘的。我在雪地里等了他三个小时面试出来,问他情况怎么样,他说不知道,一共四个人,每个人都很优秀,但是他真的很想这份工作,因为这里没人问他具体专业知识,而是都谈的项目管理,工程实施,让他觉得很有视野,很有格局,不是一个简单的做测量的野外工作者,而是一个项目的真正参与者。也是缘分,这是他唯一投过简历的工作,也是唯一想得到的工作,和他的一生一样忠诚,他选的一定是他愿意的,他愿意的一定是他会好好去完成的。

       2007年7月,他如愿进入设计院,在勘测分公司。那几年,正是特高压、西电东送工程建设刚兴起的时候,他很幸运的见证了设计院突飞猛进的发展,参与了一个国家大建设的时代。感受着建设的红红火火,也对未来生活做着各种美好的设想。那时候我通过国家公务员考试,毕业后即去了上海工作。他每天都会和我通几次电话,告诉我他在哪,今天又做了什么项目,哪里山陡,哪里虫多。时隔多年,我依然能感受到他那时的兴奋和充满希望的感觉,就像一颗种子,把它放在合适的土壤里,每天汲取营养,放肆生长的那份快意。这是24岁时候的他,对刚走入的社会,刚接触到的工作,都充满了新鲜与激情。那几年,他瘦了,黑了。听着他的电话,我知道了哪里有悬崖峭壁,只能人背着十几公斤的仪器上去;哪里的虫蛇很毒,每次都是咬出大大的包几天不消;哪里的草最扎人,能透过冲锋衣,还在身上划上一道血印子;哪里的水不能喝,哪里的村民最热情……在他的电话中,没怎么踏过湖北山区的我,硬是也在脑海中勾勒出来一张湖北山区的风土人情地图。再后来,他当上了院长联络员,很郑重的给我看他的红色聘书,很认真的想周一下午的会议上有什么确切可行的提议,事无巨细,他总是那么认真的去做。当了院长联络员后,他还负责了勘测分公司的新闻宣传工作,同事们都说他写了一手好文章,是个才子,可从来没有一种天赋是与生俱来的。他听了全部的《李敖有话说》,因为台湾保留了比较多的国学文化;他看了很多新闻作品,揣摩怎么去写,传递给人更多的正能量,也正是这段时间的磨砺,促使他毅然地奔赴缅甸的现场。

       2010年的缅甸220kV输电工程,正是最为艰难的时候。他临危受命,赴项目现场开展工作。那时也是我们人生中很为艰难的抉择时刻,当时婚期已定,但依然是上海武汉的两地分居状态,谁放弃工作是摆在我们面前一个很现实的问题。记得是四五月份,他打电话给我,说要去缅甸,只是通知而非商量,说这是院里第一个海外工程总承包项目,意义重大,他一定要参加。我问他愿意不愿意去上海,毕竟我有着当时很多人羡慕的上海户口和工作,而我当时单位的领导也愿意他过去。犹豫后他让我回武汉,说我的工作好像周而复始,会磨灭人的激情,而他喜欢工作的成长与挑战。就凭着他的这份坚决,我放弃户口、工作,回武汉筹备婚礼,而他,只在结婚前10天才回到武汉。当时他在缅甸,也和我说起受过的误解。他说有人非议,同事在前线拼命,而他只是在后方喊喊口号。可真的没那么容易,一篇文章的心血真不一定少于前线的汗水,工作到凌晨是常态,每天都和他在QQ上沟通,他给我看这样写是不是有激情,那样写是不是更严谨。也是真正那时体会到了什么叫苦吟,什么叫“长安一个字,拈断数茎须”。如今回想起来也是苦笑,在我们这个年龄,出国是一件多么平常而普通的事,总想着以后等这忙完了,等那处理好了,我们就出去旅行,而缅甸却是他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走出国门,当他踩在边境线上,兴奋的跟我打着电话,说他一只脚踏着一个国度。后来在病床上,他还下载了很多英语资料,想着以后还有海外的工程要做,说这康复的一年,就在家好好学习外语。

       婚后3天,没有蜜月,没有休息,就是完成仪式后,他就去了人资岗位。病榻前的最后几个小时,我问他:你能就这样安心的走吗?我们结婚的时候,你没时间买西服,是我去买的;你没时间去买对戒,是我去买的;你没时间度蜜月,因为年底正是人资校招最忙的时候,你给了我这么多遗憾,难道你准备不弥补了就这么走吗?临终前对孩子最后一句:宝宝,等我好了带你去旅游,大概是他这多年悟到的对家人的亏欠吧。人资的3年多,走南闯北,了解各专业最好的大学,招揽最优秀合适的学生。即使在家,也是电话不断,拒绝的,游说的,以致现在很多设计院人名我都耳熟能详,也是他那几年告诉我的:今天又有哪个学生会主席签了,明天有个很有特长的同学有意向等等云云。他走后的几天,当年在人资部实习的小女孩还微信我,说她完全不相信赞哥就这样走了,感觉和他一起出差的时候仿佛还在昨天。我说,是啊,他走了,你也长大了。人生会给我们结局,也会给我们成长,那几年,应该是他从做事到做人转换最大的几年。

       2015年,得院提携,担任设计院党群工作部副主任兼团委书记。他是一个很阳光,很爱笑的人,这个职务也让他在刚过而立之年的时候,上有领导提携,教他为人处世,沉着冷静,下有伙伴相处,帮扶支持,使他乐观活力。2015年底的12月,是改变他一生的时刻,是他付出最多汗水,倾注最多希望,收获最多赞誉,勾画最美蓝图,也是他生命戛然而止的山顶。刚去的那年孩子2岁半不到,正是别人家的孩子天天抱在手上,享受父母襁褓间的爱的时候。再后来,孩子大了,也懂了扶贫,总问爸爸,我的书读完了还很新,我的蜡笔已经是小朋友用的了,我的玩具你也可以拿去,你去捐给农村的孩子吧。正是在这种潜移默化中,孩子懂得了爸爸扶贫的地方有贫穷,有分离,有很多的不美好,有一颗我们都需要的善良的心。幼儿园偶尔问为什么总没见过你爸爸呢,儿子不是胆怯,而是自豪的说,我爸爸在农村帮助其他的小朋友。这是孩子眼中的爸爸,他不懂什么叫国家精准扶贫政策,不懂什么叫政府企业产业合作,他只觉得那是一份善良而骄傲的工作。2016年6月,湖北地区普降暴雨,而塔林村又是受灾最严重的地区之一。那天晚上6点,他刚刚回武汉,就接到电话告知扶贫驻地受灾严重。我们也有犹豫,才开几个小时车回来,累不累,要不要明天再去?这一路都是水灾,会不会路上不安全,等等第二天和单位汇报下,多派个人,万一路上车有什么事也有个人照应。我们也有害怕,只是这种害怕会在大义面前显得不足为道。他洗了个澡,想着必然停电停水,带足了半个月的衣服,就这样出发了。刚开始一两天暴雨冲断通信线路,就是在忐忑中等待他的消息,再尔后得知平安,得知那里的房子整栋整栋的被冲走,那里救援物质匮乏,村民各种纠纷情绪。断水断电食不果腹,睡在车里守桥守堤,整整一个月后,风平了,雨停了才回到了家。扶贫的几年,单位年年是先进,他没想过要个人的什么荣誉,而我们家的书桌上放着他抗洪先进的证书,穷不会致命,但抗洪是真正的救人救命,这是他引以为豪的,他热爱着生命,珍惜着生命,也敬畏着生命,却独独轻视了他的生命在一次次的压力和劳累中透支。

       本以为就这样可以按照梦想,为事业,为家人努力的过好这一生。以为乐观就能战胜恐惧,以为坚强就能对抗命运。用医生的话说,坚强解决不了医学范畴的难题。一度的检查结果不好却依然怀有希望,一度的以为这只是人生中的一个坎,这种心态也一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极坏的染色体变异,少见的原发性耐药,同样的病他却比别人更加难治和艰辛。每天都告诫自己要心怀信仰,要信念坚强,医生医病,自己医心。他和我说,不怨天,不怨命,不怨人,当你失去什么的时候,你才会知道另一种的珍惜和可贵,只是这种失去,再也没有给他,给我们家庭挽回的机会。他受了很多的疼,最高等级的排异把人折磨的痛不欲生,瘦骨嶙峋;他受了很多的苦,各种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外界污染源,让他极度克己完成着医院的各种要求。痛苦的排异确实让他的原发病好了,更让人开始憧憬劫后重生将是如何值得珍惜的生活。他买了很多锅,说这么多人帮助我们,等我好了,让他们到家里吃饭;他订购了很多英语的课程,说这一年的康复期,正好在家学外语,以后可以去海外的项目;他准备好了一建的资料,说这是以后项目经理的必备资格;想好了养病期间可以去接送孩子上下学,弥补这多年来幼儿园就在家楼下,老师却说从未见过孩子爸爸的遗憾,想好了以后我们一家人就多点时间去自驾去旅游,而不是这多年未休过一天年假。想好了很多,却想不到生命竟是这样的短暂,却想不到这些遗憾永远无法弥补。我知道他尽力了,收拾他的遗物,平板的开机画面是“坚定信念”四个字,走前的最后四个小时,还在和我说他没有放弃,他只是太难受了。

       命运没有厚待他,可这些人世间的情温暖着他。他扶贫所在地的村民对他叨叨念念,村镇县市政府领导及工作人员对他的遭遇嘘唏不已,扶贫的那些战友,比他大很多岁的老大哥,和我说:“弟妹,我真没买到票,但你放心,我在赶,我就是走我也要走过来”。灵堂前拜祭者的络绎不绝,单位领导、同事同学的脉脉温情,让我对他有了更深的骄傲。他的生命,虽然没有那样的长度,但却有着很多人一辈子都不曾有过的厚度,崩裂着最灿烂的火花。

       很多人问我以后怎么办,我真不知道以后会有多少的难处。我只能坚定一个信念,孩子是有个骄傲的爸爸吧,我是有一位优秀的爱人,我们做不了他那么好,但我至少要继承他的精神,遵其遗志,感恩而坚强的生活下去。琐琐碎碎,絮絮叨叨,我想说一个生活中的他,有血有肉的他,也想把他的这种温情传递下去,就像他那么爱笑温暖着很多人一样。


Copyright 2016 必赢彩票注册邀请码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中国湖北省武汉市东西湖区金银湖街新桥四路1号 邮编:430040 邮箱:hypec-hb@powerchina.cn

电话:027-61169968(市场开发部) 027-61169642(办公室) 传真:027-61169066

鄂ICP备150051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