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院】过春天

来源:设计院    作者:张婷     发表日期:2019-04-29 责任编辑:楚畅  点击数:205

《过春天》的女主角佩佩,本身就是一个穿插在大陆与香港之间的角色:她的妈妈是大陆人,而父亲则是香港人;佩佩在深圳与妈妈生活在一起,但却每天要跑去香港上学;佩佩在深圳跟她妈妈说普通话,到了香港则跟同学说粤语。这样尴尬的身份,让她既不属于深圳,也不属于香港。既不认同身边的母亲,也很难在远处的父亲身上得到更多的爱。而在学校里,虽然有一个富家千金好朋友,但在光芒四射的好朋友身边,她只能是个陪衬。那种落寞感,总是藏在欢笑背后。她找不到自己的位置,或者说,就像每一个青春期的女孩一样,她希望被看到,希望反抗压在她身上的规则和秩序。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为了和闺蜜一起去日本北海道,她在社会上打零工,最后甚至加入犯罪团伙做“水客”,把iPhone从香港偷运到内地。

电影为观众铺展了香港与深圳两座城市被青春期荷尔蒙燥热所炙烤的一面:16岁的高中生佩佩与单身母亲居住于深圳,每日独自穿过海关口岸的闸机匆匆赶往位于香港的中学上课,与好友梦想离开香港旅行于异国他乡。因为机缘巧合,佩佩开始利用学生身份的掩护从香港向大陆走私手机,又因此Jo的前男友发展出了一段暧昧关系。香港、大陆、朋友、恋人、父亲、母亲,雷雨将至,佩佩却在无数道裂隙中纠缠不清,越陷越深……当观众离开片场,终于从紧张到令人窒息的情节中松了一口气。一些声音也会开始讨论电影十分突兀的结局设置:在戏剧冲突达到最高潮的时候,公安干警突然进入,结束了在犯罪道路中越陷越深的女主角的残酷青春。

电影的片名《过春天》,其实是水客的一种黑话,指的是穿过深圳与香港之间的海关,而这恰好是佩佩每天的生活方式。这种独特的成长环境,赋予了佩佩与众不同的人格气质。在电影里,佩佩的很多行为都是自相矛盾的,她对待闺蜜的态度、对待母亲的态度、对待父亲的态度、对待男友的态度,常常都显得暧昧不清,让观众难以捉摸。也许佩佩自己都说不清楚她到底想要什么,她的一切行为,归根到底只是她在试图重新确认自己的身份。无论是对于深圳还是香港,佩佩都变成了一个身处异乡的异客,她无法真正融入进自己所在的环境,与所有人都保持着一种暧昧的隔阂,这正是她对待所有人的态度都含糊不清的原因。

像佩佩这样拿着香港身份证,在香港上学,住在深圳,每天需要过境上学的儿童还有很多,据统计,2017年春天,每天往返港深两地跨境就读的学童已经突破三万人。他们中有很多,是父母均非香港人,赴港生子拿下香港身份证的“双非”儿童。这样的身份,或许相对而言还会有稍强的内地归属和认同性。

但和他们相比,佩佩的“单非”身份恐怕还要复杂些。她的父亲是香港的一名保安,母亲则居住深圳,职业暧昧,终日沉迷麻将。每天往返两地的佩佩,不仅夹在地域的狭缝之间,也夹在家庭的夹缝之间:在香港,她度过自己的学校时光,有朋友,却很难称得上有家;在深圳,她有个象征但残破的家庭,却没有朋友。原本在青年人身上共聚的这两块最为重要的、构成生活的两大版图,因为「跨境学童」的身份而变得分裂,也是佩佩及其所代表的一代人的群体,身份认同混淆的来源。犯罪虽然遥远,但是过着双城生活的“单非家庭”女孩,将香港的iPhone手机偷渡到内地,这些都是真实在深圳上演的事实。所以佩佩的故事依然充满了现实性。


Copyright 2016 必赢彩票注册邀请码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中国湖北省武汉市东西湖区金银湖街新桥四路1号 邮编:430040 邮箱:hypec-hb@powerchina.cn

电话:027-61169968(市场开发部) 027-61169642(办公室) 传真:027-61169066

鄂ICP备150051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