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我们二十七八岁

来源:建设公司    作者:郑家元     发表日期:2019-05-06 责任编辑:楚畅  点击数:187

今年我们二十七八岁,已经侥幸在这个世界上走过了二十七八个年头,大多数人应该已经成家了吧,我马上也要荣升为爸爸了,我忽然意识到上帝在恩赐你礼物的时候,也会给你加加担子。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变得沉默了,不再喜欢热闹的场合,也不再夸夸其谈一些有的没的事,我们更愿意去听别人说什么,然后把真实的自己塞到角落里。我们变得没那么浮躁了,慢慢的,我们能真切的感受到周遭的以前被我们忽略掉的美好事物,曾经戈壁滩上悠然自在的月亮和远处悲凉的狼嚎;还有山间徐徐吹来的风夹杂着喧闹的虫鸣;还有不远处海浪追逐的声音氤氲出若隐若现海的味道,我们竟能在这种嘈杂的静谧中获得些许自由。

今年我们二十七八岁,参加工作也有几个年头了,现实的规则多少磨去了一些学生时期的棱角,也逐渐治愈了我们多年遗留下来的幻想症,我们对未来有了更深切、更现实的憧憬。我们没有了年少的轻狂,把遇到的挫和困难当成人生的一种阅历,我们学会了包容和忍耐,但显然我们现在所拥有的成熟、稳重还有我们的积累都不足以让我们在这条路上左右逢源,事实上很多事情我们仍然在学别人,我们也应该学习别人。但请你一定要铭记,我们应该有自己的路和目标,因为有些事情还是得靠自己,我们今年二十七八岁,我们还可以迷路,但不可以迷茫。

今年我们二十七八岁,起床的时间从早上十点变成了七点,晚上睡觉的时间从凌晨一点变成了晚上十一点,我们逐渐意识到健康生活方式的重要性。我们开始健身,开始坚持吃早餐,开始觉得泡面不是什么好东西,以前的电脑游戏并不是那么好玩,闲下来的时候会看看书,听听音乐或者写点什么。我们学会了跟自己对话,失去理智的时候尝试着跟自己讲道理。

今年我们二十七八岁,家里的长辈们突然对我们有了像对待大人一般的礼遇,他们会主动跟我们握手,总是笑脸相迎,你会发现他们的脸上少了长辈一贯的不可一世,我们欣喜若狂。饭桌上从此有了我们的位置,会有人帮我们把酒斟满,没有人再用一种命令的口吻叫我们盛饭;我们跟以前貌似高不可攀的长辈们也可以谈笑风生了,他们老成的笑容依然亲切,我们逐渐能理解他们讲的当时觉得不可理喻的大道理。

今年我们二十七八岁,我们的同学以前的朋友现在都各奔东西,能保持联系的就尤为珍贵了。有的人总是对你嘘寒问暖,有的只是过节时候一条群发的短信,或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原来你在他的名单里面;我们逐渐融入到另外的圈子,结识了别的人,有的人被新的人代替。在远离家乡的地方工作久了就会发现哪些人是你一辈子都必须铭记的,哪些人只是一个过客罢了。一个工程,一座城市,和一群人朝夕相处一年甚至几年,而且可能以后好多年都不会再见了,这种单纯的上下班的友谊,请珍惜,莫回味。

我们今年二十七八岁,像大多数同龄的朋友一样在为以后的生活打拼,只是没有西装革履,没有汉堡咖啡,没有焦急等待的公车,也不用穿梭灯红酒绿的闹市。有的是帕米尔高原上一望无际的戈壁,如同一幅巨型沙画,粗犷而又柔情;是蓝色土耳其那一片深邃的大海,如一位吉普赛女郎,神秘而优雅;是印度尼西亚星罗棋布的岛屿和让人心旷神怡的热带雨林;是巴基斯坦人民热情洋溢的笑脸;是万象街头威严肃穆的塔銮;抑或是内蒙古大草原上“风吹草低见牛羊”的诗情画意……我们远离城市的喧嚣与浮躁,不去理会光怪陆离的社会与人情,独得心灵的一方净土。

我们今年二十七八岁,我们的父母大多已经年过半百了吧,工作性质决定了我们聚少离多,大多数时候只能通过电话联系,我们会迫不及待的同他们分享自己的小幸福,也可以很轻松的隐瞒自己的不如意好让他们不那么担心,这也许是我们为他们能做的为数不多的事情了。不知道是哪一次的分开又相聚才突然意识到岁月已经不知不觉在他们脸上留下了深深浅浅的痕迹;不知道会从哪一天起,父母对我们会越来越客气,我们会越来越陌生,回家就像是在走亲戚;不知道会从哪一天起,妈妈做的菜不再那么美味,咸了淡了,请你千万不要拆穿她;不知道会从哪一天起,爸爸下棋再也不是你的对手,但千万请你要让着他。

今年我们二十七八岁,我们失去了太多,也收获了很多。

今年我们二十七八岁,“青春虚度无所成,白首衔悲亦何及”。

Copyright 2016 必赢彩票注册邀请码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中国湖北省武汉市东西湖区金银湖街新桥四路1号 邮编:430040 邮箱:hypec-hb@powerchina.cn

电话:027-61169968(市场开发部) 027-61169642(办公室) 传真:027-61169066

鄂ICP备150051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