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征文】难忘十年勘测生涯

来源:设计院    作者:代晓梅     发表日期:2019-10-10 责任编辑:陈红  点击数:1010

近日,一位老同事建了一个微信群,把曾经一起从事野外勘测工作的同事们重新聚到了一起。当年那群风华正茂的勘测儿郎们如今已经开始陆续步入退休生活,其中的几位老前辈也都先后离我们而去了。大家在群里聊起过去那些条件艰苦却充满快乐的日子,激起我对那段往事的回忆……

1981年7月28日,我作为设计院重建后接收的第一批电校应届中专毕业学生,怀着满腔热情和对未来美好的憧憬,来到单位报到。从那一天起,自己一辈子的青春、热血、所有的希望、梦想还有命运都与这个单位紧紧相连。从入职到退休,36个春秋,湖北院见证了我从一个19岁单纯的学生,逐步成长为一个有着坚强的信念和扎实的专业基本功的电力勘测工程师;同时,作为设计院的老员工,我也见证了设计院一步步发展、壮大、兴旺的历程。

入院时,由于单位刚刚恢复重建,正处于机构组建和人员招聘阶段,全院人员不足80人,各方面条件都比较简陋。我所在的测量队,除了队长喻银山和另外两位从外单位调过来的工程师稍微年长一点,随后陆陆续续来加入这个队伍的便都是从学校毕业分配过来的学生,有高中生、中专生和大学生,清一色的爷们,我是队里唯一的女性,被大家赐名“丫头”。

毕业分配过来的学生大多数人家都在外地,当时都被安排住在黎黄陂路电力局招待所,我记得有小半年的时间,6人间的房间,我的室友每天都在变换着,多是各地区电力系统来武汉出差的工作人员,只有我是常住人员。到了1982年春季,短短的半年时间,大批电校、华工、武大、水院的毕业生分配来院工作,还有相当一部分工程技术人员从外单位调入本院,单位人员迅速扩张,招待所几乎有一半的房间变成了我们单位的单身宿舍,我的室友也都固定下来了。

黎黄陂路地处汉口老城区的闹市区,距离三阳路的办公室有两站路的距离,步行约需20分钟。我们这些住在招待所里的男女单身,就像是一个快乐的大家庭。我们每天早晚结伴步行往返于中山大道单位与宿舍的那段路上,早上看着过早的摊点上,买热干面、豆皮的人排着长队,晚上回来时,从长长的竹床阵中穿行,体验着与学校完全不同的生活方式,从不适应到习惯,慢慢地,感觉自己也是地地道道的汉口人了。

从1981年到1983年,单位人员配置和组织机构逐步完善,工程勘测设计工作也开始全面铺开,作为测量队员,我们一年中的大多数时间都在野外出差,足迹遍布咸宁、襄樊、大冶、黄石、宜昌、恩施等湖北大部分地区。

和现在比起来,当年的野外勘测工作条件是比较艰苦的。交通工具是敞篷卡车,仪器、测尺、花杆、木桩等工具都堆放在车厢中间,人员则分坐在靠边的两排木凳上。行驶过程中,风吹日晒,扬尘弥漫。变电站的勘测相对少跑些路,输电线路工程则是要早出晚归,必须沿着路径逐点勘测,仪器设备全部靠人背肩扛,中餐自带干粮或者找就近的农家搭伙。交通条件差,勘测手段也落后,从选线、初勘、终勘到交桩定塔位,基本上每条架空输电线路经过的路径我们都需要用自己的双脚来回走上至少两三趟。清晨出工时,卡车将我们送到测量的起始点,工程负责人估摸着当日的工作量,在地图上标记出司机下午接我们的点。我当工程负责人的时候,最怕的就是和司机商量收工的点,我的方向性比较差,线路经过的地点多半是荒野田地,那时还没有村村通路,如果哪个点选择的不合理,收工后则需要走很远的路才能找到接我们的车。曾经有一次,收工后我们走了好几个小时,天都完全黑了还没看到公路,疲累和饥饿让人几近崩溃。当时的测量队长老喻就像是一头老黄牛,在勘测现场总是背着几十斤重的仪器走在前面。老同志带头,年轻人不敢懈怠,我不得不背着绘图板和工具包奋力追赶。

输电线路测量跨越高山大河,工程测量工作注定要跋山涉水,不论春下秋冬,酷暑严寒。记得有一年的冬季在京山做线路测量,那一天冷风萧瑟,在涉水过一条河的时候,我一不小心滑倒了,下半身全部浸泡到了水里,正好又遇上自己的生理期,还羞于让别人知道,寒冷的天气默默坚持着,最终硬是用自己的体温把湿掉的衣服暖干。

有一年夏天,在襄樊做线路终勘测量时,正值酷暑高温。我的分工是绘图员,每天穿着防晒的厚工作服,带个草帽,背着小图板和小马凳随着司仪走,每到一个测站,坐着小马扎,图板放在自己腿上绘图。襄樊地势平坦,线路经过的地方不是旱地就是水田,一人多高的玉米地里闷热密不透风。有一天正午时分,我在一片玉米地里的测站上埋头绘图,执经纬仪的彭师傅一回头看到我的脸已经热的像紫茄子,吓得高声叫喊起来:“丫头,你没事吧?快起来到地边吹吹风”。那个工程记忆就深的是:每天晚上收工回到住地都有清凉解暑的绿豆汤喝。那是从事内业的设计人员心疼我们,特意为我们准备的。

1984年进行220千伏凤下线工程终勘时,攀爬黄荆山的过程大家至今还记忆忧新。大约是春夏交接的季节,那一天气候特别闷热,线路选定线需要上山顶测量一个控制点。黄荆山并不是特别高,但是,上山的路却十分陡峭,因为少有人走,荆棘丛生。攀爬的过程中,难免要抓住旁边的荆棘条借力,上山的过程中,有几位队友的手都挂了彩,工作服更是挂出好些个布条。好不容易到达山顶,经纬仪刚刚架设停当,却突然乌云密布,瞬间下起了瓢泼大雨,视线不足5米,唯一的测伞是用来保护金贵的仪器的,大家只有雨中等待。刚才上山过程中汗湿的衣服瞬间再被雨水淋个透彻。

大约在我入职两年后,随着单位人员的迅速扩张,勘测室办公室多次变迁,先后在三阳路的省农电大楼、鄂钢驻武汉办事处,四维路的武汉市八中,汉口花桥等地租房办公。

勘测的工作性质注定了内业工作量少,外业结束回来后,清闲的时间就比较多。在武汉八中办公的那些日子,勘测室已经有二十多位员工了。几乎都是二十左右的年轻人,没有家庭拖累,大家都以队为家,充分利用学校现有的设施,苦中作乐。地质队的小朱在楼道里用混凝土自制了一个水泥池,放入从野外工地上挖回来的假山石,大凌弄来一些金鱼养在里面,成了办公区的一道风景线。闲暇时间大伙在办公室里围棋桥牌对垒。利用学校的球场,大家常常赛排球、打蓝球,踢足球。去附近公园溜冰、游泳。晚上下班后,更多的业余时间需要填补,那时没有电视机,但周围电影院却有好多家,看电影是我们最多的选择,几乎每一场新上映的电影我们都不会错过。

有天晚上,测量队几位住单身宿舍的年轻人在办公室突发奇想,于是以八中所在的那条街道名称而命名的“麟趾诗社”便诞生了。每一个成员还为自己起了一个笔名,记得有白亮、红节、茵草、铁宁、林早……诗社的第一次活动是每位成员以笔名为素材作一首诗,要求将每人的笔名包含在诗句里。从那天开始,办公室那块黑板便成了诗社发表作品的园地,每周一诗给我们简陋的办公室带来浪漫和诗意。至今还记得其中的一首描写办公室午休场景的七言诗:小暑今日电扇忙,办公长桌当睡床;书儿架在鼻梁上,吻着书香入梦乡。

入职后的第四处办公室在惠济路花桥区的一栋居民楼里,是租用居民楼的一整个单元。这儿更像是一个大家庭,吃在一楼的单位食堂,住在楼上的单身宿舍,中间楼层是办公室。早上不着急上班会迟到,晚上下班后,单身青年们就在办公室里学习和娱乐。那时我和几位中专毕业生正在进行大学函授学习,还有一些大学生在开始准备考研。每天晚上办公室里都是灯火通明,每间房间里都是年青人刻苦学习的身影。诗社自创的一首《读书谣》:“白日攻书破万字,晚间算页落青丝。一想功名心又死,只留清高有人识。”反映的便是当时研究生入学考试前的一种浮燥与焦虑的心情。

离退休-难忘十年勘测生涯-插图稿3031.png

图为:勘测团支部活动留影

       一群朝气蓬勃的年青人,每天生活工作在一起,总有消耗不尽的精力和激情。当时我们勘测团支部组织的活动也相对多一些,曾一度引得设计科室的团员青年们的羡慕嫉妒。没在野外勘测的日子里,我们几乎每周都会组织一次集体活动,到解放公园蹓旱冰、去东湖磨山游泳、骑自行车到木兰山旅游、自编自导话剧歌舞参加院里的文艺联欢……

作为当时的团支部书记,我觉得自己的工作非常轻松愉快,团支部组织活动总是一呼百应,我为自己拥有这样一个团结的集体而自豪和骄傲。

 最难忘的是那次木兰山骑车之旅:

那是一次共青团的集体活动。记得是五月,为了过一个有意义的五四青年节,当时担任团支部书记的我召集支部委员们开会,讨论开展一次怎样的活动。会上,不知是谁说了一句:“骑自行车上木兰山去”。大家立刻为这一提议兴奋起来,随后便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木兰山之旅的实施计划来。

要知道从武汉到木兰山来回有一百三、四十公里的路程,更何况当时大家对路线又不熟悉,而且拥用自行车的人也不多。可毕竟都是年轻人,做起事来雷厉风行。会后大家立即分头准备:有的去借自行车,有的找来修车工具。出发前对所有的车子进行了修整、洗油,有的去打探路线,有的去为几位不会骑车的人购买车票。很快,一切准备就绪,在一个星期天的清晨五点,天还没亮,二十多位团员青年骑上自行车浩浩荡荡地出发了。

队伍中,我是唯一的女姓,而且是刚刚学骑自行车,还不太会上下车,甚至还没有骑车上过正式的公路。为了不失去这一难得的锻炼机会,我对大家隐瞒了这一实情,凭着一股子闯劲和几分侥幸的心理,壮着胆子同大家一起上路了。那时,武汉至黄陂的公路路面不宽,坡路多、坑洼不平。也许是因为前面慢长的旅程太具诱惑力了,当时并没有觉得很累,有的只是兴奋和紧张。记得刚驶出武汉城区不久,我就摔了一跤,也因此暴露了自己不佳的骑技。虽然免不了受到大家的责备,但此后一路上却备受呵护。慢慢地,自己也就掌握了平衡,适应了坎坷不平的路面,上下自如了。

离退休-难忘十年勘测生涯-插图稿3856.png

图为:大家骑行至黄陂汽车站前留影

一路上,大家情绪高昂,上坡时你追我赶,奋勇争先。下坡时,表演着各种车技,花样百出。不时地,还有人高歌一曲,引来全后呼应。长长的车队,个个生龙活虎。乘坐敞篷卡车前往旅游的人们路过时纷纷为我们呐喊加油,向我们投来钦佩的目光,那时刻心里别提有多自豪了。也有司机将车停下来,邀请我们上车。没有一个人愿意放弃,没有一个人中途掉队。经过大半天的骑行,中午时分全体队员顺利抵达目的地,在木兰山脚下的一条小河边与几位乘车前来的队员胜利会合了。大家将自行车集中停放好,吃着自带的干粮,稍事休息后,便高举着团旗,精神抖擞地登上了木兰山。

至今我还珍藏着当时全体队员在木兰山门牌前留下的合影照,像片上的队员们人人兴高采烈,脸上溢满了自豪与骄傲。

在山上只游玩了两个多小时,便开始往回赶了。比起来的时候,回去的路程艰难多了。才走过黄陂县城时,天就开始黑了下来。一路上漆黑一片,又没有照明工具,只能靠偶尔经过的汽车的灯光照路。更糟糕的是有两辆自行车的车胎爆了,天黑无法修理,两位队员就分别将故障车绑在自己的车后拖着走。来时的那份兴奋和热情都已过去,每个人都是又累又饿,筋疲力尽。我在心里对自己默念:坚持!坚持!大家也都互相鼓着劲,互相关照着,坚持着。只觉得那几十公里的旅程真长、真难熬。等到所有的队员安全到家时,已经是次日凌晨一点钟了。

回来的那一夜,尽管身体疲劳到了极限,可我躺在床上却怎么也无法入睡。我为这次活动的成功而兴奋,更为队友们在旅途中表现出来的那种不畏困难,相互关爱,团结协作的精神而深深地感动着。

 离退休-难忘十年勘测生涯-插图稿4170.png

如今回想起来,职业生涯中最初十年的勘测生活才是我此生最弥足珍贵的时光。十九岁,中专毕业,作为当时测量队唯一的女性,从事野外电力工程测量,跋山涉水、风餐露宿,艰苦的条件下,天生不服输的自己硬是从一个羞涩懵懂的黄毛丫头蜕变成为一名全能的勘测工。十年的足迹,遍布湖北的山山水水。看那一条条飞架山野的高压架空电力线路,那便是那些年我们野外生活的记录和艰苦勘测工作的见证,是我和我的勘测战友们用双脚走出来的轨迹。

 

Copyright 2016 必赢彩票注册邀请码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中国湖北省武汉市东西湖区金银湖街新桥四路1号 邮编:430040 邮箱:hypec-hb@powerchina.cn

电话:027-61169968(市场开发部) 027-61169642(办公室) 传真:027-61169066

鄂ICP备15005118号